返回主站
 
  最新動態
 
  FIST新聞  
  學術活動  
 
FIST新聞
當前位置: 中心首頁 >> 最新動態 >> FIST新聞 >> 正文
專訪|學者任曉兵談科研:這是最好的時代
来源:线粒体生物医学研究中心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17-01-11 | 浏览:次

编者按:前沿院任晓兵教授主持的“基于晶体缺陷调控的铁性智能材料新物理效应” 荣获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并于2017年1月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颁奖典礼。在此我们恭喜任教授获此殊荣,并邀请他谈谈自己对于科研的看法。

任曉兵教授是智能及功能材料方面的國際知名學者、國家傑出青年基金B類獲得者、973項目首席科學家。主要致力于對溫度、力、電、磁等外界環境響應的智能材料研究。在形狀記憶合金、鐵電/壓電材料、鐵磁/磁致伸縮材料等多個領域都取得了重要成果。這些不同類型的材料雖然原本屬于不同專業領域的研究對象,但是任曉兵教授采取了一種獨特而強大的整體研究方法,解決了許多長期懸而未決的重要問題。這一跨學科研究風格使他率領的研究團隊在世界上獨具特色。近年來他的團隊在鐵性玻璃、高性能無鉛壓電材料等方向的研究成爲智能材料領域研究新熱點z。

團隊的力量

任曉兵教授主持的“基于晶體缺陷調控的鐵性智能材料新物理效應”榮獲2016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任教授認爲,這個獎項是對他回國工作的一個總結,也是對他們工作的肯定。但是,他強調這個獎並不是他個人的成績,而是他們團隊集體的榮耀,功勞是屬于大家的。對于今後的科研計劃,任教授說,“得到這個獎只是第一步,我們現在還有很多非常重要的結果,這些結果的重要性甚至超過前面的成績,我希望在未來可以將這些結果順利推出,獲得業界的認可。

産業研究與學術研究

有人認爲,七八十年代的中國重點是工程技術研究,現在主要是技術科學的研究。國家改革開放時期首先需要解決的是溫飽問題,國家沒有余力,沒有強大的經濟實力來支持基礎研究,所以科研偏技術。隨著國力的提高,基礎研究方面的支持力度越來越大。對此說法,任教授認爲,現在應該是基礎研究和工程研究兩者並重。五年前,我國的基礎研究成果數量很多,但質量一直被人诟病,但是現在我國的高被引論文的數量已達到世界第二位。前不久Nature Communications的副編輯樊巍博士來前沿院做訪問時表示,如果按現在的速度,中國高被引論文的數量將在2020年與美國相交。可見,我國當前基礎研究已經達到較高的水平。任教授提出,我們現在更期待革命性的研究成果的出現,比如“諾貝爾獎”,他相信這個結果是可以預期的。與此同時,工程研究現階段做得也很多,比如,國家的很多項目都是工程技術方面的研究,國家對此的支持力度也很大。他認爲,現在應該是基礎研究和工程研究兩者並重。

在這種兩者並重的局面下,任教授形象地把它們比喻成“人的兩條腿”,二者缺一不可。今天的基礎研究是五年、十年後工程研究的“種子”,是未來的基礎。這點從全世界的科學史上也可以看出來,比如量子力學在一百年前開始出現的時候,是物理學界的前沿,人們並未看到“波粒二象性”實際的功能,直到半導體出現,有了固體器件,之後又出現集成電路、計算機,到現在的智能時代。如果沒有當初量子力學的發展,就很難出現今天的智能時代。

任教授最後將基礎研究和工程研究二者總結爲,“工程研究是爲了解決現在的問題,基礎研究是爲未來的工程研究埋下種子,同時也是爲了滿足人類的求知欲。”

科研:這是最好的時代

任教授當年從交大畢業後便前往日本工作。2002年交大金屬材料強度國家重點實驗室進行評估,強調合作和國際人才,便通過任教授的老師金志浩教授找到了他,希望借評估實驗室達成合作,于是任教授回國訪問了交大金屬強度國家重點實驗室。訪問過後,一拍即合。任教授認爲,交大是他自己的母校,支持實驗室的發展是作爲畢業生應盡的職責,他便義無反顧地回國了。

任教授回國後發現,當時國內的科研水平、設備條件、人才數量等與國際有很大的差距。任教授回憶道,“當年回來,財政很困難,沒有足夠的經費支持,金屬材料強度國家重點實驗室也沒有地方供我們開展研究,我們絕對是白手起家,經費方面由學校領導從金屬材料強度國家重點實驗室、電氣絕緣國家重點實驗室和理學院三家共同籌措了50萬,地點則由電氣絕緣國家重點實驗室提供,材料學院、理學院、電氣學院都派來了學生和青年教師來支持我開展工作。”正因爲大家的大力支持,多學科材料研究中心順利成立,這也是現在前沿院的多學科材料研究中心的前身。雖然剛開始設備還未到位,學生已經進入,他們就在校內到處找地方,任教授也充分利用在日本的資源。但是過了幾個月以後,本科生就有很好的成果出來,並且引起歐洲航天局的科研工作者的興趣,最後,該學生的論文在材料一流期刊上發表,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任教授提起此事便覺得當初回國工作是有意義的。

而現在,中國的科研水平有了飛速地發展。任教授稱之爲“呈指數的增長”,在當今科研指數發展的形式下,若要走在前沿,需要科研工作者和科研團隊更有效率、更具創新力地迎接新形式下的各種挑戰。這需要兩個方面的努力:第一,從國家層面來說,需要繼續加大科學研究的支持力度。第二,從個人的角度來說,任教授強調,“我們要思考做第一,不要只局限于跟蹤第一。十年前我們只需要跟蹤國際前沿,但現在需要的是超越,需要培養一批爭做世界第一的人才。”這也是任教授對現在青年學者的最大期許。

前路開闊,任君拼搏

正如任教授所說,現在是在中國做科研最好的時代。我國在很多領域的科研水平已經達到國際水平,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可以大施拳腳。

前沿院從建立就秉承著創新的理念,多學科交叉是前沿院的一大特點。任教授之所以提出多學科交叉研究,是因爲不同學科之間仍存在大量的空白地帶,任教授形象地指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業背景,在自己的專業領域裏大家都會覺得很舒服,稍微走出來一步就會覺得很寒冷,因爲不熟悉。在自己領域裏雖然很舒服,但是你知道的,別人都知道。現在,只剩下骨頭縫的東西,或者你要有超級強的牙齒力量把骨頭咬斷,這是很不容易的。但是領域之間的空白地帶卻沒有人去踩。”雖然學科之間有很多空白地帶亟待我們去研究,但是要去沖擊空白地帶需要擁有多個領域的知識,這就需要不同學科的人一起合作。所以任教授對前沿院最大的期許,就是不同學科之間的人可以經常討論,做出讓大家吃驚的成果和技術。現在前沿院的總體的格局已經實現了,下面就需要進一步深度地交融,他期待未來前沿院有更多跨領域的合作和産出。

現在回國發展的青年學者越來越多,任教授對他們的建議則是希望回國的年輕人應盡快適應國內的學術環境,學會在新的環境中快速發展。任教授希望來到前沿院的青年教師,首先應努力成爲全國同領域、同齡人的佼佼者,進一步成爲國際上同領域的佼佼者。

對于前沿院的學生,任教授認爲,現在中國最不缺的就是人,但是最缺的也是人,缺的是“人才”。學生在前沿院學習期間需要完成從“人”到“人才”的蛻變,至少變成人才的後備軍,成爲金字塔塔尖上的人,這樣就會有更多的機遇和選擇。這裏,任教授強調了興趣的重要性,“人如果是被動地爲了做一件事而做,會覺得很累。但是,每個人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是不會覺得累的。我覺得人最大的動力是興趣,第二是志向。志向在沒興趣的情況下,壓力太大很容易堅持不下來,但是興趣是不會覺得累的。興趣是核動力,志向是內燃機車。”同時,他期望學生們可以不斷地創新,做到自己小方向的第一。而前沿院會提供一切外界的支持,比如優秀導師的指導、優秀的平台等。

任教授最後提出,他相信前沿院的每個人都會展露出自己的鋒芒。

COPYRIGHT  ?  2011 Frontier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ALL RIGHTS RESERVED